2008年4月10日 星期四

【絲瓜日報】吳伯雄為了在國民黨做官,認賊作父

吳鴻麒日記描述國民黨政府戒嚴統治是恐怖時代













 

吳伯雄的父親吳鴻麟和二二八遇害吳鴻麒法官是孿生雙胞胎。吳伯雄的母親林訪蘭,撮合她台北第三女高同學楊毛治與吳鴻麒結婚。 倆家非常密切。然而在二二八事件發生後,吳伯雄的父親卻對二二八遺孀楊毛治及其稚齡子女吳文華、吳和光冷漠異常,連搬運自己哥哥屍體也袖手旁觀,楊毛治只好向娘家借了一台里阿卡(手拉車),自己一個弱女子親身去拖吳鴻麒屍體回來。楊毛治對於夫家非常灰心,於是搬離暫住吳鴻森的中壢醫院。

吳鴻麒桃園中壢人,畢業於日本大學法科,戰後出任台灣高等法院推事,行事公正剛直,引起國民黨政府貪官們不滿,遭國民黨貪官陷害。二二八事件爆發後,吳鴻麒沒有參加任何反政府遊行或聚會,但三月十二日在高等法院故遭國民黨柯遠芬派員逮捕,被捕時吳鴻麒正在高等法院開庭,十六日被槍斃於南港橋邊。吳鴻麒慘死,死狀實在不忍卒睹,臉被槍托砸至面目全非,生殖器被割下。他老婆楊毛治還能認出屍體,是因內褲是楊毛治親手做的。

面對自己親人悲慘遭遇及二二八遺族冤屈,吳伯雄不但沒有替他們伸冤,還說現在台灣百分之八十的人,在二二八大屠殺時都未出生,要二二八遺族忘記這件慘案。但是這些兇殘的二二八劊子手,生前坐享國家俸祿都逍遙法外,甚至高雄屠夫彭孟緝要塞司令死後還入祀忠烈祠。柯遠芬將軍在二二八綏靖清鄉會議上曾說:寧可枉殺九十九個,衹要殺死一個真的就可以。直到一九八九年柯遠芬應張玉法之邀請口述歷史,自認爲對二二八屠殺的處理是正確的,所以他不認爲要負責任。吳伯雄要二二八遺族原諒兇手,可是這些二二八劊子手生前未曾伏法,更沒有向二二八受害者道歉,五十年過去了兇手還自鳴得意屠殺是正確的,二二八屠殺替國民黨鞏固政權。替獨裁者立下汗馬功勞。

吳伯雄為了在國民黨做官,仕途順暢,決定縮著頭繼續做無脖熊,斷絕和楊毛治女士往來,對小他五歲的堂弟妹吳文華、吳和光也不相聞問。吳伯雄連至親都不願意關懷,卻要社會大眾體諒二二八兇手的難處。客家人硬頸精神著稱,可是吳伯雄卻是一個例外,吳伯雄一輩子無脖熊。吳伯雄加入國民黨政權,連合國民黨獨裁政權欺壓台灣百姓,這種人在客家族群早已公認是敗類。客家鄉親恥笑,這個人非但無脖,簡直是無脊椎,只會趴著吸吮外來統治者的腳趾。無脖無脊椎,真是台灣的悲哀。

面對二二八遺族的指控責難,吳伯雄唾面自乾,官位名祿擺第一,認賊作父也可以。





吳鴻麒屍體照。


1 則留言:

Kate Jane 提到...

真想送一塊台灣之恥的匾額給牠


真的有屍體照嗎?

我不敢看= =

網誌存檔